调查:近四成法国人嫌父亲陪产假太少 冀延长假期

1月18日电 据外媒报道,约40%的法国人认为11天的法定父亲陪产假太短。根据法国社会部17日公布的一项调查数据指出,年龄18至24岁的法国年轻人,有6成人希望延长目前的父亲产假天数。 调查者于2016年对3000名民众进行面对面访问。38%的法国人认为11天父亲产假太短,有33%认为目前产假太短,70%法国人认为产假应该“有选择性”。 据报道,越年轻的法国人,越希望把父亲产假规定为“必须休的假”,而且希望能够延长假期。在2014至2016年,有63%年龄18至24岁的法国年轻男子希望延长父亲陪产假,而50岁的男子受访者中,只有19%人表示希望如此。 调查显示,大部分家中有3岁以下孩子的父母都希望能延长父亲产假,47%的受调者认为母亲产假太短。

普京很聪明,但特没谱最后还是反悔了!

今天要说一段江湖恩怨,一段关于普京与特朗普的爱恨交织。

话说美国当年,已感觉阿萨德不适合呆在叙利亚总统大位上,这与民主走向无关,仅仅是因为阿萨德阻碍了美国利益。

 

于是人称黑哥的奥巴马便联合了沙特、阿联酋、土耳其、以色列等国,支持叙利亚的反对武装,为其提供武器、训练、后勤、庇护等等。

 

一时间,叙利亚的反对派、IS等武装力量异军突起,打得阿叙利亚正规军节节败退,他们迅速控制了很多叙利亚领土,大有席卷全国呈星火燎原之势。

 

美国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拿掉阿萨德,重新建立一个反俄反伊亲美政权。

 

然而,这一切都逃不过普京犀利的眼神,美国的那点小九九,普京心知肚明。

 

普京必须出手,否则真让美国得逞,俄罗斯不但会失去其建立在叙利亚的唯一地中海军港,也将使自己“本土——中亚——印度洋”的核心利益带受到严重损害。

 

伊朗当然也很着急,一旦美国成功拿下叙利亚,美国就玩到了自己的家门口了,下一个倒霉的必然是自己。

 

于是二者联合帮助阿萨德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事实上,不论是俄罗斯还是伊朗,都直接向叙利亚境内派遣了大量军队。

 

有这两位老哥的帮忙,阿萨德自然得心应手得多,不断打退反对武装并一次次上演收复河山的大戏。

 

到2018年年中,只剩下霍姆斯、东古塔、德拉、伊德利卜四个缓冲区,但前三个没两下子就被俄伊叙联军给收复了。

 

这里出现了第一个怪现象,那就是在收复失地时,本来可以将反对武装斩尽杀绝,但俄伊叙联军却往往对他们网开一面。

 

比如在收复大马士革时,数千反叛武装人员就被允许乘坐第三方提供的大巴车离开,逃向伊德利卜。

 

上演着“放虎归山”的戏码,这是怪象之一。

紧接着,第二个怪象来了。

 

当前面所有的地区都收复后,反对派武装、IS等全都蜷缩在了伊德利卜这最后的一小块地域内。

 

一时间,各路观察人士纷纷猜测,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将在这里爆发。

 

因为这里不仅仅涉及到叙利亚及其反对派武装,还关乎到它们背后的俄罗斯、伊朗,美国、土耳其、以色列、沙特等诸多力量。

 

不但反对派会在这里作最后的拼死一搏,上演绝地反击,美国及其盟友也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所以,这一场战斗要打起来,肯定是异常激烈。

 

然而,普京就是普京,他让所有人失望了,其反应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当只剩下伊德利卜最后一小块时,他停止了进攻。

 

说实话,如果真要开打,在伊德利卜那1437平方公里这么一小块地皮上,俄伊叙联军只需要像雨点般的倾泻炮弹,就足以让那里的所有生物消失殆尽,哪怕是美国亲自出手,也难以挽回败局。

 

但是,普京就是不出手。

 

而这,正是普京的聪明之处,也正是普京的高明之处。

 

因为,一旦普京真的这样做了,将美国所培植的最后势力也完全铲除,连这最后一块地皮也干净利落的拿下,这势必就在美国面前上演了“俄罗斯赢家通吃”的戏码,这会让美国颜面尽失,完全下不来台。

 

毕竟,美国是世界第一,是这个世界上的唯一超级大国,虽然俄罗斯这头掉光了毛的熊依然是一只孔武有力的熊,但若真的让美国颜面无存从而恼羞成怒,真若让美国下不来台,试想一下俄罗斯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这其实与个人处世也类似,即使是再小的人物,如果你让他下不来台,一旦对方反扑,往往会给自己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普京这一点是足够聪明的,也是值得别国学习的。

 

后来,果如俄罗斯所料,被人给足台阶的美国,于去年12月中旬,川普一声令下,从叙利亚撤军。

 

此消息一出,全世界为之哗然,因为这根本就是一个反智的决定。

 

俄罗斯当然高兴了,在叙利亚取得完胜,保住了自己的核心利益;

 

伊朗也长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担心美国会搞到自己家门口了;

 

土耳其大概也很高兴,一旦美国离开,就可以从叙利亚北部入侵,来打让自己恨得牙痒痒、一直想打却因为美国碍事不敢打的库尔德武装了;

 

只有以色列感到神伤、库尔德感到了背叛,盟友也感到了被抛弃。

 

之所以说这个决定反智,还因为一点,中东是美国核心利益的所在,美国在叙利亚这类地区的军事存在,是保障其石油美元霸权的根本。

 

这么根本性的东西,川普居然说撤军就撤军。

 

大概也正是这些原因,川普不但遭受了来自盟友的压力,也被共和民主两党一致谴责。

 

在如此大的压力下,川普与博尔顿不得不在1月6日双双收回了自己此前说过的话,这军,不撤了。

 

▲山姆大叔寸步难行 图自美国政治漫画网

需要补充一点的是,川普想要从中东抽身的意图站在美国角度来说并没有问题,早在奥巴马时代,就想用“伊核协议”来稳定中东,从而让自己战略东移,用60%以上的力量来遏制中国崛起。川普也想从中东抽身,只不过自己没有想好一种妥善办法,只凭自己心气一热,就说出来了。

 

这一段江湖恩怨,到这里基本就说完了,它让我们看到了两点:

 

一是普京与川普的“相爱相杀”,一个有情,一个有义,本可以“郎情妾意”的两个人,却不得不在世俗国内外压力下,一次次上演着分道扬镳,通俄门?撤军门?

 

假如不是俄罗斯与美国的世仇,他们应该是惺惺相惜的挚友。

 

二是普京作为一个成熟政治家的高明,懂得在关键时刻给人留下余地,给人足够的台阶下,从而让美国不至于颜面尽失,也为自己留下了余地。

 

这为别国留下了一些外交经验,甚至也为个人处世给予了某些启迪。像我们熟悉的周总理,为何会受到全世界的尊重?原因之一就在于他在任何时候,不论是对国家还是对个人,从不伤人颜面。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气质好不用凹造型,陈数一条白裙穿的如此高级,无人能及的美!

点击题目下方辣妈时尚范,轻松学会美容瘦身,时尚搭配!

我们习惯性的说,岁月不饶人,但只是一种说法。其实现在随着生活水平和科技的发展。保养工作只要做好了,岁月在人脸上留下的痕迹还是比较少的。你看陈数,她已经40多岁了,但她的脸蛋却还像少女一样的嫩,完全看不出她的年龄。

气质好不用凹造型,陈数一条白裙穿的如此高级。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短发,看着十分干净利落,完全看不出她真实年龄!

这条白裙还是衬衫的领口,穿在身上十分正式,完全没有露胳膊露腿的,就这么简单的一坐就能凸显属于她身上的气质!

裙子是纯白色,穿在她身上无人能及的美!裙摆也是比较有特色,百褶的款式,显得整个人更加的端庄大方,不是普通人能驾驭的!

陈数这次也穿了一条白色的裙子,这条裙子也没有过多的设计,但是特别贴合她的身材,前凸后翘的曲线都给体现出来了!

这次陈数上面穿了一件黑色的外套,两个肩膀那里是金色纽扣的设计,比较与众不同。下面是一条黑色的皮裙,而且还是流苏的设计,显得腿更加的长!

不得不承认陈数这一身穿得十分的少女,是一条红色的裙子,上面布满了花朵,但却穿在她身上,一点都不觉得违和。

看来陈数很喜欢穿花的裙子,这次选择的是蓝色,上面也是布满了花朵,但是这种颜色是比较难驾驭的,穿在她身上倒增加了一股温柔的气质!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30多年了,在中国我们连江獭的粪便也没有见到-本站网

头图:江獭已经成为新加坡当代城市景观中最抢眼的主角。图片:Charlie Hamilton James / BBC2。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guokrpac),作者:紫鹬。

如果不是因为新加坡,江獭(Lutrogale perspicillata)或许很难成为今年的“城市物种”。

河边的江獭。图片:Shreyadg / wikimedia

还记得去年刷爆票圈的“加冷獭吼”吗?在新加坡最长的河流加冷河(Kallang)上,“碧山(Bishan)水獭家”和“滨海(Marina)水獭家”之间爆发了一场争夺地盘的大战。网上的吃瓜群众纷纷加入阵型推演和战术分析,什么锋矢对线阵啊,快速穿插与分割包围啦……最终,碧山家大获全胜,滨海家失去了滨海湾附近的地盘,被赶到西边的新加坡河流域。

团战现场。图片:Otterwatch

两大家族交锋的阵型实况与网友的战术分析,黑色是“碧山家”,绿色是“滨海家”。图片:Ottercity

脸盲“重灾区”

江獭是亚洲最大的水獭,常集结成“锋矢阵”抓大鱼吃。它们偏好开阔的淡水区域和岸边丰茂的植被,曾经广泛分布于亚洲热带的大河,早期只隐匿于江湖水浒,鲜为人知。不过今天,它们被赋予家族姓名,有好几个脸书粉丝页面,被《海峡时报》读者票选为2016年度的新加坡国家象征,还上了艾爵爷的Wild City节目。

在从大城市出道之前,江獭很不受重视,甚至连维也纳、巴黎、芝加哥的三家知名自然博物馆中被当做“江獭”的五个标本都是错误的,2016年的一项分子研究才把鉴定结果纠正过来。

水獭们的确是脸盲重灾区:水獭亚科(Lutrinae)属于食肉目里多样性最高的鼬科(Mustelidae),有13个物种,外形相似,都可以看成用脚蹼来游泳的鼬,是适应水中捕食的高效猎手。

全世界13种水獭的大头照,嗯,来找不同吧。图片:IUCN SSC OSG;汉化:物种日历

这是欧亚水獭脚上的蹼。江獭的指头会显得更胖一点。图片:Ingo Arndt / naturepl.com

不过,走心点还是能区分的。江獭的英文名是smooth-coated otter(有不靠谱机翻为“光滑涂层水獭”),描述了它短短的、滑溜的被毛,与另一网红海獭(Enhydra lutris)总是炸着毛的样子明显不同。江獭全身光滑的程度或许只有远在南美的巨獭(Pteronura brasiliensis)能与之媲美了——除了体型更大外,巨獭喉部不规则的白斑也让人不会认错。

比较一下两个皮毛光滑的家伙:左边是巴西的巨獭,右边是印度的江獭。图片:Araguaia.org ; Yathin S Krishnappa / wikimedia

按地域来看,可能会与江獭混淆的有三个物种:欧亚水獭(Lutra lutra)、亚洲小爪水獭(Aonyx cinereus),以及已经很罕见的毛鼻水獭(L. sumatrana)。有趣的是,江獭与体型最小的亚洲小爪水獭有着最近的共同祖先,分布区重叠也多,甚至有杂交记录。二者共同的特征包括扁尾巴、圆脑袋、圆鼻头,而且都喜欢集群,不像欧亚水獭喜欢单独行动。

鼻头是重要鉴定特征:在亚洲,鼻头没毛的水獭里,欧亚水獭的鼻头轮廓显得好方,而且上下明显突起(上),不像江獭的鼻头边缘显得圆润(下)。图片:Michael Durham / flpa-images.co.uk;kalyanvarma.net

不过现实是,我们在野外很难见到水獭们的真身,大部分时候只能靠脚印和粪便等痕迹来判断它们的身份。小爪水獭因为爪子太短,只能留下肉肉的脚掌印,不像江獭脚印可以看到爪尖。水獭们喜欢把粪便拉在显眼的位置做标记,这也大大方便了研究它们的捡屎官:小爪水獭爱吃虾蟹等甲壳动物,而江獭主要吃大鱼,看粪便颜色和其中留下的残骸就可以区分。

江獭与亚洲小爪水獭的爪子比较。图片:Matthias Kabel / kfbg.org

江獭:我超凶的

尽管江獭在亚洲热带分布很广,我们对它的了解却很有限。白天,它们似乎比其他只在晨昏出没的水獭更活跃,但也还是在树丛中藏得很好,大部分线索只能来自粪便。让我印象最深刻的研究结果是:有人调查了柬埔寨的洞里萨湖的江獭,发现65%的粪便都拉在一种探向水边的黄叶树(Xanthophyllum glaucum)的横枝上。

江獭的分布区域(黄色),亚洲热带很多地区理论上都有,不过目前不如新加坡的常见。红色所指为新加坡所在。图片:IUCN Red List

从有限的目击中,我们可以确认江獭是凶猛的食肉动物,马来半岛上曾有人观察到它捕食圆鼻巨蜥(Varanus salvator)。2008年在印度,捍卫地盘的成年雄性江獭两次赶走了体长2.5~3米的恒河鳄(Gavialis gangeticus)。此外,就连人见人爱的新加坡的江獭们,也因为啃鱼场面过于血腥,被圣淘沙的胆小游客们投诉了。

鱼:“求给个痛快。“图片:Luke Massey / NPL / mindenpictures

炮灰一号圆鼻巨蜥和炮灰二号恒河鳄。图片:Rob and Stephanie Levy / flickr;wikimedia

他们为之珍惜

其实,新加坡的江獭在人类面前这样曝光也是最近的事。1960年代以前,它们只有零星记录;70到80年代更是随着城市的发展销声匿迹,那时生境破坏与河水污染严重,到80年代末,新加坡海岸的红树林只剩下不足1%。好在新加坡与马来半岛之间的柔佛海峡(Straits of Johor)并不宽——1998年,一对江獭游过海峡西部,在双溪布洛(Sungei Buloh)湿地保护区重新安家并繁殖成功。

近年来新加坡的江獭数量记录:黑色代表柔佛海峡西部,白色代表柔佛东部,而灰色则代表新加坡内部和城市区域。可以看到,增量显著。图片:Theng Sivasothi / IUCN OSG Bull.(2016)

进入本世纪数年后,江獭才认可了新加坡这片生境修复后的新地盘。最初的少数江獭只是来自北面的柔佛海峡,并且还被连接马来西亚的新柔长堤分为了东西两边。直到2014年,江獭才开始在新加坡内部的水库区域和南部的城市中心成群出现,并形成了大规模的家庭。

比如前文提到的“碧山家族”,出现在城区碧山公园后两年内数量加倍,而该公园的水体在2009年才开始生态整治。对于新加坡人来说,这是大自然对家乡致力于环境保护的肯定,因此他们格外珍惜。

新加坡街头,一只江獭全然不知自己成为了游客镜头中的主角。图片:Luke Massey / NPL / mindenpictures

新加坡滨海湾的路牌:“水獭过道,请勿靠近,但可以保持距离观看。” 图片:紫鹬

30多年来,中国未见江獭

然而放眼江獭整个物种的分布区,却没有好消息。新加坡的江獭数量增加,得益于当地环境的改善,但也很有可能是对面柔佛的城市发展让马来半岛的种群不得不另寻家园。

东南亚各国的经济发展伴随着野生动物非法贸易的猖獗:曼谷机场在2013年1月22日查获了塞在行李箱里走私的6只江獭和5只小爪水獭幼崽,因为有庞大的宠物市场需求,它们在日本等地每只可卖出上千美元。

在日本,亚洲小爪水獭这样的萌物正在成为时兴的宠物,这对人和水獭双方都不是好消息。图片:city-cost.com

江獭是淡水中的顶级捕食者,因此也是生态系统健全程度的重要指示物种。然而它们在印度恒河流域也面临威胁。江獭曾在巴基斯坦信德地区(Sindh)的印度河沿岸广布,但目前只剩零星而破碎的种群。

情况相对好点的反而是最西边两河流域下游的孤立种群,那里的江獭是一个独立的亚种。伊拉克战争后,人们开始调查底格里斯河的江獭,发现它们都还在,而且上游的库尔德地区意外地还出现一处新记录。

江獭分布区另一边的孤立大河流域是珠江。1980年代末,有学者比较了珠江口与出现在云南边境和东南亚的江獭形态,发现珠江标本的尾巴明显更短。然而,那就是最后的记录了,至今我们也没有再次找到中国的江獭。而且遗憾的是,中国曾大量出口水獭毛皮,关于江獭有限的中文文献也多是它的皮张、标本,以及与中国境内另外两种水獭的区别的描述。

1950年以来,江獭的记录曾出现在云南的伊洛瓦底江、红河,以及广东的珠江流域(图中黑点)。图片:Fei Li et al. / Oryx(2017)

期待重新畅游的那一天

人类经济发展与自然生态的关系,并不都是像新加坡那样会转向美好。在台湾岛、日本四岛,水獭亚科都已经灭绝。这些较为富裕的地区,还有诸如“水獭咖啡馆”之类不恰当的废萌文化消费。目前,江獭只列于CITES附录Ⅱ,而亚洲小爪水獭尚未列入,有学者正在努力争取提升它们的CITES附录等级,以求更严格地控制国际贸易。

但愿,与自然更合理共存的人类社会能成为今后的主流。2017年,欧亚水獭时隔38年后在日本对马(Tsushima)重现,虽然可能是偶然从韩国游过去的,但也代表着日本的孩子将来不只是在主题咖啡馆和动物园才能接触到水獭。

新加坡的例子告诉我们,只要环境有切实的改善,城市也可以是野生动物天堂。我们也希望中国的江獭,现在可能在某个尚未被完全调查的区域,等待着重新畅游珠江的那一天。

加冷河中的江獭妈妈与孩子。图片:Tony Wu / NPL / mindenpictures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guokrpac),是物种日历第5年第14篇文章,来自物种日历作者@紫鹬,如需转载请联系果壳:GuokrPac@guokr.com。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站网立场
本文由 物种日历© 授权
本站网 发表,并经本站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本站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本站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81663.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本站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小偷家族》主创确认来华 影迷“激动到落泪”_娱乐频道_本站网

《小偷家族》剧照

戛纳金棕榈获奖影片《小偷家族》刚刚在上影节引发一轮抢票风波,近日,该片又曝出重磅消息,导演是枝裕和将携两位主演松冈茉优、城桧吏来华,与国内影迷零距离互动。更激动人心的是该片有望引进国内,中国观众将有机会在大银幕上一睹金棕榈影片的风采。

是枝裕和将携主演赴上影节 影迷纷纷“兴奋到尖叫”

近日,电影《小偷家族》宣布导演是枝裕和与主演松冈茉优、城桧吏三人即将来华,参加上影节展映会暨主创见面会。是枝裕和导演此次带着金棕榈影片来华,可谓意义非凡。而第一次来中国的松冈茉优也吸引了大批中国粉丝,此次,她在片中饰演柴田亚纪,与“老奶奶”初枝也并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正值青春年华,性格阳光灿烂,在风俗店里打工挣钱,并且和一个熟客产生了感情。一同来华的小男主城桧吏,在片中饰演柴田祥太,是柴田家的“儿子”,平时配合“一家之主”柴田治偷东西,虽然到了上学的年纪,却一直以为,只有不能在家学习的小孩才去学校。年仅11岁的城桧吏表演极为出色,一度被称为“第二个柳乐优弥”,不少网友也对他的未来表示非常期待。

主创来华消息一出,更是迅速在影迷间引起爆炸式反应。影迷们纷纷留言表示“听到这个消息,兴奋到尖叫”“要见到是枝裕和导演本人了吗,资深粉喜极而泣”“最美的松冈茉优小姐姐,等你”“我们超可爱演技超棒的城桧吏,终于要来了,2018圆满了”。从影迷们的激动反应来看,主创们的上影节之旅必将会热闹非凡。

高口碑高票房佳片有望引进 国内外全平台好评不断

《小偷家族》在今年的第71届戛纳电影节上斩获金棕榈大奖,据最新消息,影片有望引进国内,着实让众多观众无比期待。截止17日,《小偷家族》在日本本土的观影人数达146万,票房接近17亿日元,成为年度本土真人电影票房纪录打破者。日本观众也不吝称赞,“再次认识到了人与人之间爱的’强大’与’脆弱’”“哪怕一个镜头都不可错过地细致描绘和表演”“《小偷家族》将只有电影才有的精髓和现实生活编织在一起,是留存心间的佳作”。此外,该片在豆瓣电影的评分已达8.7分,在国外著名评分网站Metascore上,评分高达93分,在烂番茄上,影评人和观众评价新鲜度均达100%,国内外全平台、来自专业影评人和观众的高分好评可见影片的确实力不俗,相信这部作品也将给上影节的影迷们带来极佳的观影体验。